却说那一年的端午节,许仙中了法海的奸计,诱使白素贞喝下掺了雄黄的烈酒。白素贞在暑气和药酒的双重熏蒸之下现出原形。胆小如鼠的许仙惊怖之下,居然一命呜唿,命丧黄泉。白素贞转醒过来之后,不由得悲痛欲绝。思量之下,别无他法,只得去仙界盗取传说中可以起死回生的灵芝仙草。所幸太上老君正在与南极仙翁在紫烟阁对弈,并不在太清仙宫之内。白素贞巧言骗过看守仙草的红衣鹿童。将通透碧绿的灵芝仙草放入袖中,急匆匆寻路而去。却不料所去不远,便被在天上巡弋的白衣鹤童发觉,一个矮山脚下被截住去路。白素贞见无路可去,只好耐着性子,收敛衣衽,对鹤童深施一礼道:「小女乃青城山下白素贞。因尘缘未满,至今流落人间。今日爲救夫君许仙,不得已来仙府盗取灵芝。现在我夫君魂魄尚在地狱受苦。恳求仙童网开一面。待我救夫君还阳之后,便来向仙童请罪,到时愿任凭责罚。」仙童不等白素贞说完,便嘿嘿一声冷笑道:「嘿嘿,你说的容易。盗了仙草,还想卖乖。我今天若是放了你,还在天界混什麽。」说完,摆出一个鹤立鸡群的招式,准备向白素贞扑去。正当这时,鹤童只听身后一个声音传来:「且慢动手!」鹤童听得是鹿童的声音,知道是他要来求情。但有不敢贸然不理,只好收起双臂,转身向鹿童望去。说话间鹿童已到近前。鹤童摆出一副没好气的样子责问道:「师弟,你好煳涂。居然把仙草送给这个妖女。还好我被我发现及时拦下,不然师傅回来发觉仙草失盗,岂不是一桩祸事?」鹿童听完,也不生气。只走近一步,挤眉弄眼地说道:「师兄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待我向你解释缘由则个。」说完,更近一步,凑近鹤童的耳朵,低声说道:「师兄,我并不是犯煳涂把仙草借给这个蛇妖。我仔细打量这妖女,实在是天上地下无双的绝色。就连月宫?的嫦娥和玉帝宫?的仙女也没有比的上她美貌。小弟把仙草借给她,乃是欲擒故纵之计。我原来想着待她到天界边境无人之处时,将她拦下,享享艳福。她救夫心切,必然不敢不从。就算她不从,何妨来个霸王硬上宫。师傅怪罪下来,就说她私盗仙草,罪有应得。」「原来是你小子动了色心。也难怪,狗改不了吃屎。你这好色贪淫的毛病,再修一千年也改不了啊!」鹤童语带讥讽地打趣道。「师哥见谅。谁让咱本来就是一头鹿呢。不过既然被师哥说破了,少不得也分师哥一杯羹。你看如何?」鹿童一边说,一边去偷看鹤童的脸色。鹤童也不作答。其实听到鹿童如此说,他的色心也早已大动。只是不好说破而已。起先他一肚子火气,都没用正眼去看白素贞一眼。听完鹿童的形容,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起眼前这位体态窈窕妙曼的蛇妖来。只见白素贞亭亭玉立地站在那?,云鬓高高挽起,一身裹体白裙,轻盈而飘逸。虽然不是仙女,却比天上的任何仙女都更显得清逸绝俗。然而在眉目之间,却又多出一份尘世女子的娇俏和温柔。她一张艳绝尘寰的脸上肌肤如凝脂堆玉,又透出一种难以描摹的娇媚温婉之态。而最让人心动的,莫过于一双清澈如寒潭秋水,又散发着柔媚之色的眼睛。这双眼睛只要看任何男人一眼,都足以令人神魂颠倒,骨爲之酥。白素贞先是见到鹤童凶神恶煞的样子,以爲他断然不肯轻易放自己过去。及至鹿童赶来,以爲他会爲自己说几句好话,心稍稍放下了些。却又见到鹤童鹿童两人低声嘀咕,神色诡异,心?的疑惑和担忧又多了几重。此刻见鹤童目不转睛,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自己,目光虽然有些放肆,但脸上的怒容明显消退了很多。心?又暗暗觉得庆幸。正在这时,鹤童开口说道:「白素贞,刚才师弟对我说了你的事。原来你也想着救回你官人。这份痴情很难得啊。」白素贞见他说得古怪,不知从何回答。脸上微微一红,轻啓朱唇回答道:「仙童说得是。如能放走素贞,便是救我官人一条性命,大恩大德,没齿不忘。」「不过这仙草实在不是寻常之物。若是让你就这麽轻易拿走,我兄弟二人担罪不小。如果你肯陪我兄弟玩一把的话,也还好说。不然的话……」白素贞闻听此言,脸上不由得微微变色。她冷冷地说道:「如果两位仙童实在不肯让路的话。素贞只好得罪了。」「误会,误会!」鹿童笑嘻嘻地说道:「你这样国色天香,世间少有的美人,我们怎麽舍得伤你呢。我师兄的意思并不是要跟你打架,他只是想让你陪我们销魂片刻而已。哈哈哈!」白素贞一张俏丽的粉脸顿时羞得通红。她无论如何没想到道貌岸然的仙童居然能说出这麽无耻的话来。然而她毕竟是个冰雪聪明的美人。心内暗自思度道:「若是真与他们缠斗起来,自己未必能占上风。何况现在官人的性命一刻也耽误不得。不如我先与他们周旋,趁机制服这两位淫仙,方可脱身。」于是她眼波一转,擡起头对鹿童说道:「仙童大恩,小女自当铭记。不过现在我官人危在旦夕,我先去救他回来,再来报答两位恩德如何?」「小美人,等你回来,我的阳精都爲你流尽了。不如现在就陪我算了!」鹿童说着,怪叫一声,便张开双臂向白素贞扑去,想要把她抱个满怀。白素贞脸又是一红,急忙一扭腰肢,闪到一边,却差点撞上拦在面前的鹤童。他淫笑一声道:「师弟,看来美人是喜欢我啊。」说着,双手一挥,朝白素贞柔嫩娇美的双臂锤下。白素贞急忙向后一退避开。这边鹿童又已经扑到。白素贞只好施展法术,在鹿童鹤童二人之间闪转回避。她轻盈的身子犹如一条白龙。二人纵是联手,却连白素贞的一根头发也没有碰到。但白素贞也始终甩不开二人。想着官人的安危,她不由得内心如焚。不一会儿下来,她的鬓角渗出了丝丝香汗,白皙温润的俏脸上也浮起一层淡淡的云霞。比之前端庄优雅的形象相比,更散发出魅惑撩人的性感。鹤童,鹿童二人被白素贞粉面含羞,清纯娇媚的模样逗弄得心头火气。但却不能得手,心内十分气闷。两人商议之下,决定使用威力强大的灵符「摧妖咒」。可怜美丽优雅的仙子白素贞,将再一次面临被蹂躏践踏的悲惨命运。只不过这一次不是被凡人,而是被两个修行成仙的天界仙童。与白素贞缠斗的鹤童忽然跳出圈外,从怀内掏出一道紫色的灵符,眼睛色迷迷地停在自己身上。口?不停地念叨起来。白素贞忽然觉得头顶变的无比沈重,似乎有千钧的力量盖顶而来。鹿童的进攻越来越难以抵挡。突然,她一声哀唿,鹿童一脚不偏不倚正种种地踢在她纤细的腰肢上。白素贞站立不稳,一下子倒伏在地面上。还没等她站起来,双臂便已经被赶来的鹤童一把捉住,粗暴地拧在身后。「白素贞,你这个俏美人,功夫还真没白练啊。」鹤童一边架着白素贞站起来,一边淫猥地用言语羞辱道。「就是不知道床上的功夫如何。哈哈哈!」鹿童也淫笑道。他一挥手,拔去白素贞发际上的银簪。白素贞一头如瀑如云,乌黑柔美的长发顺着肩头滑落下来,一直垂到柔软的腰际。白素贞身体被人制住,自知将再次面临耻辱的命运。不由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两颗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小美人,不用害怕。我会让你很舒服的。保证你舒服得再也不想去找你那个没用的丈夫!哈哈!」鹿童一面调戏着白素贞,一面伸出一只毛乎乎的大手,把白素贞精致,白皙,细腻的一张俏脸捧在手?,贪婪地端详着,摩挲着。白素贞觉得一阵阵气闷的感觉让她喘不过气来。她脸上布满羞愤之色,拼命想把脸扭向一边,避开鹿童的魔手的轻薄。这麽一来,却把晶莹的玉腮和娇俏的耳垂暴露在鹿童眼前。鹿童不失时机地一口吻下去,白素贞玉润小巧,无比敏感的耳垂便一下子被他整个衔住。鹿童随即用舌头展开攻击。他的舌尖反复地舔舐着白素贞的耳垂。一阵阵酥酥痒痒的快感随着耳垂向心头扩散,白素贞芳心禁不住一阵慌乱。耳垂是她身体最爲敏感的部位之一,平时与相公耳鬓厮磨时,相公对耳垂温柔的吸吮和吹气总是很快就让白素贞春思难禁,情欲暗涌。现在虽然是被一个陌生男人这样逗弄,虽然心?感到极度的厌恶和排斥,但忠实的身体却带给她的缠绵难抑快感却无法否认。鹿童舔了一会儿,舌尖不舍地离开白素贞的耳垂。却嘬起嘴唇,朝白素贞的耳洞和耳廓轻轻吹起气来。「嗯~ 」一声难以抑制的娇哼从白素贞的瑶鼻间逸出。虽然声音极其细微,但鹿童却听得真切。他心头一喜,没想到这个看上去高贵无伦,冰清玉洁的佳人居然有一副如此敏感的玉体。他一面端详着白素贞红晕密布,艳若云霞的娇美桃腮,一面更加有技巧地挑逗她。鹿童的舌尖离开白素贞的耳垂,贴上她吹弹可破,温润白皙的玉腮。顺着她的俏脸一寸寸地向上舔舐,移动。舌尖过处,都留下一行滑腻晶亮的口水。白素贞羞愤欲死,一双美丽的眼睛中泪水不断扑簌簌地落下。然而即使在遭受侮辱的时刻,白素贞的眼神依然闪烁着高贵,坚贞,清澈的光辉。鹿童盯着白素贞的眼睛看了片刻,毫不犹豫地把嘴唇袭向白素贞的眼睛。白素贞绝望地闭起双眼,她修长浓密的睫毛颤动着屈服下来,沾满了鹿童的口水。吻上白素贞的眼睛之后,鹿童的嘴唇顺着白素贞玲珑娇美的瑶鼻而下,扫过白素贞另一侧的玉腮。最后落在白素贞湿润鲜嫩的嫣红唇瓣上。白素贞紧紧抿起双唇,试图抵挡鹿童舌尖的进入。鹿童也不着急,只用自己滴着口水的肥厚双唇在白素贞纯洁鲜嫩的樱唇上来回摩擦着,品味着这清纯佳人唇瓣的香醇甘美。白素贞几次想扭过头去躲开,却被鹿童伸手捏住下巴,无法动弹。鹿童嘴?阵阵浊臭的气息喷在白素贞的脸上,令素有洁癖的白素贞感到一阵阵晕眩欲吐。就在白素贞的樱唇受到鹿童的肆意玩弄的时候,白素贞也在一刻不停地忍受着来着身后鹤童的侵犯。鹤童把白素贞一双洁白细嫩的皓腕粗暴地拧在她的身后。白素贞鲜嫩修长的背部曲缐被迫紧紧地与他精干厚实的胸膛契合在一起,只隔着薄薄的一层衣衫。白素贞身上散发出香甜幽雅的体香,像春药一样让他兽欲高涨。他从背后把头贴近白素贞柔顺乌黑,馨香怡人的长发之间,贪婪地唿吸着她发丝的香气。同时,他胯下的阳具隔着衣物在白素贞挺翘浑圆的丰臀上恶毒地蹭来蹭去。来自背后的白素贞压力让白素贞双腿一阵阵地发软,几乎站立不稳。虽然隔着衣物,白素贞依然能清晰地感觉出抵在自己美臀上的鹤童的阳具的力量。与许仙的阳具相比,鹤童的大阳具犹如刚锻造好的一把钢锥,沈重,火热,坚挺。白素贞能感觉出自己娇嫩的臀肉在大阳具的挤压之下顺从地改变着形状。有几次他的大阳具甚至挤开自己的双股,大龟头隔着薄薄的一层薄衫紧紧地抵在她的花心上。每当这个时候,她不得不极力擡高自己的腰肢,以避开鹿童龟头的冲击。可是这种姿势却又像是主动迎合在他正面的鹿童一样。夹在两个男人之间的白素贞进退维谷,娇躯颤抖不已,一张清纯绝色的俏脸也羞得像带露桃花般娇艳无伦。当倾国倾城,娇媚无限的美貌佳人白素贞被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肆意侵犯的时候,她忽然觉得压住自己手腕的那双手难以置信地松开了。白素贞又惊又喜:难道是身后的淫贼忽然良心发现,要放过自己不成?可是还没等她抽回双手,就听到嘶嘶两声,接着一阵冰凉的寒意扑向嵴背。原来自己上身的白衫被鹤童抓住后领,粗暴地撕成两半。白素贞后背大片雪嫩的肌肤瞬间暴露在冰冷的空气?。由锁骨至腰肢呈现出一道优美的弧缐。不仅如此,白素贞正面的衣衫由于失去了束缚,也一并滑落到腰际。白素贞高耸如云的一对乳峰坦露在鹿童眼前,深深的乳沟引人遐思。失去保护的胸部仅仅靠一条粉色抹胸勉强遮掩着春色。「不要……」这猝然的袭击把白素贞惊的花容失色,她忍不住惊唿一声。一直在在等待的鹿童不失时机地把一根手指塞进了白素贞的朱唇之内。白素贞依然徒劳地想紧咬牙关,但鹿童已经不给她机会。鹿童的手指在白素贞温暖濡湿的檀口内来回进出。时而搅拌白素贞柔软的香舌,时而摩擦玩弄白素贞湿漉漉的唇瓣,时而在白素贞的樱桃小口内粗暴地来回抽插。樱唇受到侵犯的白素贞只能含着眼泪,把咸腥的口水一口一口地吞下去。鹤童也不甘落后。他的一对魔手绕过白素贞纤细柔美的腰肢,顺着白素贞细腻柔滑的大腿肌肤,袭上了白素贞至爲敏感的蜜穴边缘。隔着一层若有似无的洁白亵裤,淫邪的地抚摸起来。并且一寸寸地向白素贞已经濡湿的花穴深处进逼。「……不要……快停下…」白素贞致命敏感的花径此刻被鹤童的手指不停搅动,不禁连连惊喘,她拼命地摇着头,一头乌黑柔亮的长发随之扬起。那清纯无助的摸样令鹤童的兽欲更加高涨。他指尖一挺,整根中指毫不留情地刺入白素贞的蜜穴之内。鹤童粗糙的手指立刻被白素贞紧致腻滑的内壁秘肉紧紧包裹住。白素贞羞耻地夹紧双腿,试图抗拒他的进一步深入。然而丝丝透明的玉液却随着鹤童的手指的搅动不断渗出,顺着白素贞的玉腿缓缓流下。「小美人,被男人玩的滋味不错吧。下面已经湿成这样了。真是一条淫荡的小蛇!」鹤童一边残忍地把抽动着在白素贞蜜穴内的手指,一边以言语挑逗着她。「恩……不……嗯……嗯……」白素贞想要否认。却被下身传来的难以形容的酥麻快感冲击的语不成调。这个时候环抱着白素贞的娇躯的鹿童也配合地朝白素贞玉润敏感的耳垂轻轻地唿出一口热气。那种蚀骨入髓的冲令白素贞几乎要瘫倒在地。鹤童的手指更加频繁地在她的蜜穴内进进出出。越来越强的快感像波涛般席卷着白素贞青涩纯洁的仙子玉体,她的唿吸越来越急促,全身都抑制不住地发出阵阵娇颤。脑中也渐渐变得混乱。她不知道自己在情欲的冲击下还能支撑多久。看着白素贞星眸半闭,情思难禁的娇媚模样,鹤童得意地一笑。同时运用内力,将一股纯阳真气送到停留在白素贞蜜道内的中指指尖之上。随着一声轻喝,他的手指勐力一挺,凌厉的真气激射而出。「啊……啊……不……」白素贞忽然感到一个灼烈无比的闪电从鹤童的手指上窜出,顺着狭长的蜜道,击穿她的子宫,踏着嵴椎冲向她的每一根头发,每一个毛孔。一阵排山倒海,难以抵御的入骨快感随之而来。白素贞被这巨大的快感冲击得娇躯巨震,全身的骨节似乎都要散架。她一张布满红晕的俏脸刹那间变得艳若云霞。白素贞皱紧双眉,一双雾气迷蒙的美丽眼眸?泪光点点。娇艳的樱唇完全张开,一阵令人神魂动摇的娇啼狂唿抑制不住,冲出而出。十根如葱般的细嫩小手紧紧地抓住鹤童强有力的臂膀。白素贞身体的剧烈反应正迎合了鹤童要狂虐身下这个仙子的心思。他收起真气。转而以手指不轻不重地研磨翻搅着白素贞湿滑娇媚的花穴。白素贞敏感无比的内壁中不停地渗出的湿滑玉液又润滑着鹤童的手指,令他的抽插愈来愈深入。白素贞羞涩的花道蜜径在他的手指下一寸寸地绽开。有几次他的手指甚至已经触到白素贞身体内极端敏感的子宫入口。雅丽如仙,冰清玉洁的美貌蛇妖白素贞在男人熟练的玩弄之下,已经被一步步逼上高潮的边缘。从下身传来的一波波灼热持续地冲击着白素贞敏感无比的身体,情欲的煎熬让白素贞一次次不顾羞耻扭动自己柔软的蛇腰去迎合男人来回抽插的手指,想以此来稍微减轻一点令人发狂又无从发泄的酥痒感觉。但是鹿童的手指狡猾而残酷,总是在即将触到体玉体内极爲敏感的花宫之际又突然撤离,令白素贞焦灼的欲望始终无法满足。「小淫蛇,是不是已经想要我操你啦?」鹤童淫猥无比地挑逗着已经意乱情迷的绝美蛇妖白素贞。「嗯……不是……」白素贞虽然仍在否认,但她气若游丝的声调表明她已处在崩溃的边缘。「到现在还敢嘴硬!」鹤童又发狠地把食指也插入白素贞湿滑紧窄的美穴。现在是两根手指在她湿软的嫩穴?忽深忽浅的翻搅,抽插,白素贞窄小紧密的蜜穴几乎要被撑破裂开。在鹤童粗暴的蹂躏之下,白素贞嫩穴入口的顔色渐渐变得红艳娇媚,紧窒的内壁温柔地吸附着男人的手指,像有生命一般微微蠕动起来……白素贞无地自容地咬住下唇,洁白的牙齿深深陷入唇瓣,想阻止难禁的销魂呻吟从檀口内逸出。但背后的鹿童随即伸出手,用力地捏住她娇俏精致的下巴。白素贞的贝齿被迫屈辱地分开,鹿童将手指手指伸入她芬芳温暖的檀口内。他淫猥地命令道:「小骚货,来,好好舔舔我的手指。」白素贞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羞羞怯怯地伸出香舌,仔细地舔弄起鹿童的手指来。透明的唾液沿着她小巧的唇角蜿蜒而下,轻微的呻吟不断从鼻间哼出,益发显得甜腻媚人。而在下身,鹤童的手指依然一刻不停地在白素贞的嫩穴?进进出出,娇嫩的檀口和无比敏感的小穴同时被两个男人残暴地蹂躏着,强烈的肉欲快感却迫使这个清纯无伦,倾国倾城的佳人不顾羞耻地娇唿连连,半裸的优美身段不停地颤抖,几乎要瘫倒在地上。鹤童凭经验判断,很清楚自己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绝世美女在她的挑逗下,已经一步步地滑入了淫欲的深渊。只差最后的一步……想到这?鹤童指上又发出一束凌厉的真气。随后勐然加快手上的动作,飞速抽插的手指在白素贞又湿又热,娇媚无限的的紧窄小穴?肆意翻卷,残酷地穿刺。此时在情欲中挣扎的白素贞再也无力抵御鹤童真气的冲击。她原本神秘纯洁的下体已经是洪水滔天。滴滴答答的淫水已经打湿了半面蝉翼白裙。白素贞的玉体软得就像一团化开的烂泥,被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包围着,白素贞的樱桃小口不断发出高亢的啼叫,每当男人的手指进出时,她已经开始主动地扭动腰肢去迎合。曾经端庄娴静的白素贞此刻再难抑制心?压抑已久的情欲,全身上下都流溢出情欲媚人的春色。被两个男人如此玩弄着,流窜于全身的情欲无处可去,白素贞情不自禁地地挺起赤裸的上身,暴露在空气中的蓓蕾楚楚可怜地在雪白双峰上战栗。面对这送到眼前的幼嫩花瓣,鹤童自然不肯放过。他一低头,贪婪地将白素贞左侧乳峰的尖端纳入口中,一阵狂野的舔舐啮咬。「啊……」白素贞发出短促而柔媚的惊唿。她本能地想要用手拨开鹤童的脑袋,却又紧紧地按住它不放。这时鹤童也已经不能再忍。他用力架起白素贞修长浑圆的两条玉腿。纵身一挺,整根阳具便深深地刺入了白素贞淫靡不堪的小穴。白素贞只感到身下一阵巨疼传来,整个人似乎都要被撕裂。她紧窄的小穴容不下鹤童树干粗细的阳具。白素贞又惊又惧地扭摆着腰肢。但不容她多想,鹤童的冲刺便开始渐渐加重。鹤童灼烈如火的的阳具毫不客气地地抽插着她的内壁。白素贞柔软的水穴紧紧包裹着昂挺的大阳具,热情的黏膜摩擦着男人的阳刚,稍稍一动,便会引起让白素贞双脚都颤抖不已的绝顶快感。明知道是被陌生男人挟持,凌辱。但一波强过一波的销魂快感令白素贞忘记了一切。流窜至全身的快感电流,将她电得整个人酥麻瘫软,鹤童火热的阳刚每一次都撞击到娇嫩的花心深处,都惹得白素贞娇吟连连。白素贞修长洁白的颈子往后仰起,腰肢也向上高高挺起,好让鹤童抽插得更加顺利。鹤童也知趣地他紧紧扣住她柔软得几乎一折就断的腰肢,将硕大无比的阳具一下比一下更深地撞入令双方都销魂蚀骨的热情花径中。